歡迎轉載,附註來源。

2015年2月16日 星期一

綠川流水



《綠川流水》 王嬌娥/詩

東溪一水似圖明,兩岸垂楊繫客情。
抱廓潺湲除宿垢,鳴宵彷彿譜秋聲。
防洪築灞千年計,綴景流雲十里程。
車馬迎人驛站近,免教大澤入中城。


台中文史復興組合/譯
綠川風光明媚美如畫,柳樹的景緻讓人難以離去,遠從城外緩慢於溪底洗刷的川水,就像秋夜鳴奏的樂曲。河道長年氾濫截彎的整治,如今美景才得以長存。火車站前熱鬧車水馬龍,市中心不再受淹水之災。

說明:中區站前一帶原為低漥沼澤,不利開發的蠻荒之地,到了1900年臺中進行市區改正,河川整治截彎取直、棋盤式街道規劃、縱貫線鐵路鋪設、市區高架鐵橋分流及車站墊高設計,讓臺灣最後開發的城市卻成了臺灣最先進的城市,當時的市區改正被認為是亞洲第一個現代化都市計畫。

註:王嬌娥(1910-1996),南投人,自小聰穎,能文能詩,師事櫟社王了庵。為南陔吟社社員,亦曾任臺中東墩吟社、中社副社長,是臺灣中部地區的著名女詩人,與夫婿楊秀鍾住在臺中柳川河畔的藏月樓。本詩為七言律詩,收錄於《藏月樓詩集》。

參考資料:國立台灣文學館
http://ipoem.nmtl.gov.tw/Topmenu/Topmenu_PoemSearchOverViewContent?CatID=244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